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淚的風……

我就是風,在飛舞,不孤獨,別羡慕,我就是風,當我經歷所有征途,淚化做塵土…

 
 
 

日志

 
 

寂寞的人坐着看花   

2014-06-04 10:43:47|  分类: 经典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寂寞的人坐着看花 - 雁月菊蚕 - 流淚的風……
 
 
   

寂寞的人坐着看花
文/吴詩琪
生命,是一簇紛揚的落花,是一場华丽的葬禮。—題記
传說中有一只鳥兒,它一生只唱一次,那歌聲比一切生靈的歌聲都優美動听。
從離巢的那一刻起,它就在尋找着荊棘树,直到如愿以偿。
我始終都將自己比喻成一場永遠也觀演不完的烟花,盛装而來,從升起到坠落,回望前尘,只為爭得片刻的美丽。
有時候我會孤芳自賞,將自己溺在另一個時空,沉入海水裏,無法呼吸,看着來來往往的人從我眼前随着潺潺流水游走,看着月升日落,時光的齿輪碾碎一個又一個脆弱的生命,看着鱼兒孤獨地在我的胸口處埋下鱗片。
痛苦积压在胸口處,眼泪開出美丽的花,這世上,沒有一種感情不是千疮百孔的。
一道裊裊的烟雨弥音,一場孤冷的靈魂的覆灭。我仿佛在自己臆想的世界中看到他們上演了一場凄凉而又盛大的幻覺。
那個夢一直弥留在我的喉咙深處,我曾經認識一個人,她說她經常做夢,她夢到一只白色的鴿子,那只鴿子一直在天上飛,就像那只無脚鳥一樣,永遠無法落地。
後來,在別人口中得知,那晚她夢見鴿子落地了,只是清晨醒來的第二天,她就沒有任何行迹地從这個世界消失了。
小時候很喜歡媽媽為我做的那双紅緞鞋,徘徊在人潮中。
看着街市上匆匆而過的人,我总幻想着這只紅缎鞋可以支撑我一個人孤獨地行走,直到我毫無知覺地從這個世界消隱。



寂寞的人坐着看花 - 雁月菊蚕 - 流泪的风......
  


偶尔我站在回忆的末梢,從今生展望前尘,從起點看到終點,命运卻讓年少的人看到了枯萎,年老的人看到了兴盛,繁华的人看到了苍涼,落魄的人看到的决然,因為,那本就是人的宿命。
那一年,命运落在她的头上,她走进雨巷深處,右手抱着百合。她麵容清冷幹淨,猶如她手中的百合一樣,潔白純潔。他從她身边走過,仿佛就是那回眸一瞬間,他的整顆心便如同柔軟的海綿般瞬間為她倾倒。然而,她卻始終如一地恪守着自己獨有的清冷孤傲,與他擦肩走過雨巷,走過這頹坯的泥墙。
他為她写着清丽絕美的詩章——那是一堵厚厚的墙,卻拦不住我心裹的月光,當暗夜來临的時刻,它會悬挂在你的窗前。
他的甜蜜的話語如同空氣般弥漫在烟雨婆娑的時節久久不肯散去,然而她抱着百合花被雾水打湿了双翼,她一直都想逃離,她渴望他能带她飛,只是她留給世界的仍舊是那個孤傲决然的背影。
他失望地回望她,然而心中坚定的信念却让他為了她種了一地的向日葵。她走入一片向着阳光的向日葵裹,如同走入迷宫。她俯视着眼前这個男人,表情冷漠,她說,她不喜歡向日葵。
時光的齿輪不斷磨合,撕扯。他將百合花插满冷家小院的葡萄藤。結果她出去,她看見了满院的百合花,難忘她在那株百合側畔頷首的美丽,更難忘在那一刹那,他突然出現的時候,两人眼神接触的情景,也許在那接触的瞬間,她已經陷落了!
她對待愛情就如同她的生命,她撑開手掌心,着命运的纹路条理清晰地將她的生命綫和愛情綫畫上對等号。
為愛而生,為愛而死,她就像一只扑火的飛蛾,明明知道自己如果妥协於他便會引火烧身,可是她仍舊還是塌陷進了愛的深渊,這一塌陷,便從一而終,永不相忘。
他說,葡萄藤上是不會長出百合花的。只是,因為我們有愛,一切都會改變的。
她听到後,只是嘴角牵動着微微一笑,如同一米阳光,仿若穿透於整 個寒紀的冰冷被瞬間瓦解,他終於看到了她會心的微笑,从秋天等到安靜的落葉,他開始靜悄悄地融入她的世界。
愛情仿佛是停滞於窗前的冰花,給眼前的景象添上了些許朦口和飘渺。只是阳光的出現,終會將冰花融化,最後,散成眼泪,如同泡沫般消失不見。
或許最上层的雪是最冷的,最下层的雪是最沉重的,而中間的雪,卻始終是孤獨的,她的心好似被他的两顆心房包裹着,禁錮着,她開始妥协於這種厚實的温暖。


寂寞的人坐着看花 - 雁月菊蚕 - 流淚的風……
 

那一天,繁星满天,他在她身後叫她,他將她带往一片黑色的世界中,他貼着她的耳根对她輕聲說,你想看到黑夜裹的彩虹嗎?
他双手一拍,他們所滞留的世界瞬間由一片黑暗麵向光明,轉優眼間,便是優雅的小提琴音樂,而眼前閃爍的卻是一片星群和彩虹。
我要让你在黑夜看到彩虹,因為百合不能永遠麵向冰冷。他温柔地对她笑着。
她就像一個幼稚的孩童,未脱稚氣般游弋於整片星群和新彩虹中,她的微笑仿佛是黑夜裏最美的一束光。她終究是沦陷了,沦陷於他們的愛的深渊。
牠是出生於朝花節的女子,那一夜,他跪向她,他說,嫁給我吧。
出乎意外的求婚让她頓時不知所措,她驻留在空氣中,迟迟不知該如何是好,正當她沉默時,她的身後便傳來了喧嚣的掌聲和呼喝聲,他所有的親戚朋友都來為他的求婚助威了,他们齐聲在她身後喊道,嫁給他吧,嫁給他吧。
她笑了,這是她在他麵前的第三次笑靥,然而,也是她最後的一次温暖獨特的笑靥。
她知道苹果是有毒的,可是她還是毫無預留地吃了下去。也就是這一株毒苹果,讓她身心糜烂,她所鍾愛的百合花最終還是走向了衰敗。
民國時期,战火連天,他是出生於豪門贵族的紈绔子弟,文化大革命期間,他的家族麵临危機,最終走向沒落。他是他的家族中唯一的希望,於是被迫成為國民黨政府的將领。
在他們的新婚當夜,他們愛如潮水,他在她身後環住她的腰身,看着眼前那麵凌烈的鏡子,他說,等我回來。
她握着他的手,你一定會回來的,我會一直等着你。
他們就那樣靜靜地將彼此的靈魂固定在镜子前,猶如两只飞蛾,被茧無奈地束缚着,缠綿悱惻,他們共同吞咽了愛的毒苹果。


                                                                                                  


寂寞的人坐着看花 - 雁月菊蚕 - 流淚的風……
       

有時候,愛就像一盏明灯,他們以為這一夜甚至永遠,他們的愛會被灯芯照亮,然而她却卻不知,灯芯的火焰也有枯萎的那一天,他們的愛始終被命运之神操控着。
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
他們孤獨地將彼此的灵魂裸露於對方,他們仿佛是两只穿越了時空的幽靈,將所有的弧獨和愛恨穿進對方的心脏。
時光是最奢侈的烟火,將她的生命燃盡了,只將這倜颓废的异域草草地附在他們身上。他为她剪着她修長的指甲,他說像怒放的妖花,萦绕在他的生命裏。她便將指甲放丕燭火中,一寸一寸燃成灰烬,時光的灰烬。
繁华背後,便是萬念俱灰。注定是這樣生出的情份,抹着些前世的油彩,訴這一世残敗的衷情。
他坐上了一列名叫2046的地铁。
2046是一個寓言,一個陷在成人世界的政治、情感、生命寓言。人們都在追尋一段無法再回頭的過去,一段希望又無法企及的未來,一列载满愛情却無法达到終點的慢車,一個遠在彼岸的年份。
2046也是一個秀場,所有参與其中的人都如染魔怔,注定無可逃遁。
2046更是一段人生,聚散離合,進退沉浮。
一道斑驳幽暗的墙,将將幻想中的明媚阻隔開來,冰冷如一攤死去的泪。
深情是我担不起的重担,情話只是偶然兑現的謊言。他離開的那一天,她為他整理好装束。抬頭望向蓝天,心頭很酸,一種红色的優郁,飘在空氣中,久久不散……
王菲的歌曾唱,看見的,熄灭了,消失的,記住了,我站在天涯海角,等待昙花再開,把芬芳留给年华。彼岸,沒有灯

寂寞的人坐着看花 - 雁月菊蚕 - 流淚的風……
 等待,會是一生最初的苍老。如果等待可以换來奇迹,那麽她愿意一直等下去,把時光剪成最奢侈的烟火。
她坐在空旷清冷的清朝木椅上,一種孤寂的恐惧感让她不知所措。她掙逃在暗夜裏,她在夢裡看到他於一片颓坯的斷墙残垣中,最終沦为敌人軍隊手下的俘虏。他挺直的胸膛撑起了蓝天,他的身體被敌人手中的枪火和炮弹凝成灰烬,她害怕了,她在夢裡呼喊着他的名字,直到第二天清晨醒來,她才发現自己的眼泪已經沾湿了枕巾。
她於一片孤冷的白雪中徘徊,她在冰天雪地裏吟唱着納兰詞,我是人間惆悵客,知君何事泪縱橫,断腸聲裏忆平生。
她將她的思念插入鴿子的腿上,她說,它們會將我的追念帶向战場上的你。
從世俗到靈魂。傷心一念偿前債,彈指三聲斷後緣。
歲月轮回幻灭,两個時空交錯的人,一起放逐了歲月。
直到战場上他永不投降的背影树立在她的視綫中,直到他將她丟弃在人世,只剩她一個人,只剩下她那張模糊惨烈的脸。
他終究還是離世了,就如那場夢一樣,和夢境裏的画麵一模一樣。
她一個人举杯,流泪,一個人,自言自語。
她還是一個人,始終都是一個人,沒有來由,沒有方向。
她關掉灯,一個人躲進時空的空洞中。她总是躲在某一個時間,想念一段時光的掌紋。她总是躲在某一個地點,讓心靈的力量充實空洞,讓回聲尋找辽闊。

                                                                                              


寂寞的人坐着看花 - 雁月菊蚕 - 流泪的风......

 

她攤開心,醉生夢死地拾起了烟斗,只有大烟的紛芳和淡雅能夠解救她那顆已經糜烂的心……
她站在回忆的末端,時光將她與世俗隔離了一整個世紀。她溺在自己臆想的世界中,輾轉難安,她停留在百合花的記忆中,和那夜他向她求婚的星空和彩虹中。他還是比她先走了,於是她只能一個人留在世上忍受孤獨。
她倚落在窗前,那顆渐已苍老的心浮游過阳光××××的影子,她的指尖滑落一簇落花,她瞬間感覺到自己的生命猶如這株落花般,繁华過後,便只剩下一轉身的苍凉。
她倚靠在轮椅上,麵容憔悴,她的頭發和皮膚就在這安靜的瞬間被歲月雕琢,银白色的頭發和皱紋霎時從冰冷的土地上蔓延至她的身體,一個人在回忆的末端最為苍老。她數着頭頂上的斗轉星移,滴滴答答的流水聲沉靜地从她漆黑的小屋子裡游走着,她被時光與回忆融為一體,她掌心的紋路,一直劃過春,夏,秋,冬。
她看見烟頭上的灰烬,一點一點灰飛煙滅,仿佛在向她滨示死亡。
是誰說過,有灰烬的地方,一定有火來過。


寂寞的人坐着看花 - 雁月菊蚕 - 流泪的风......


 

  评论这张
 
阅读(587)|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