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淚的風……

我就是風,在飛舞,不孤獨,別羡慕,我就是風,當我經歷所有征途,淚化做塵土…

 
 
 

日志

 
 

世界以痛吻我   

2015-04-30 00:18:21|  分类: 经典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界以痛吻我
文字/張麗鈞
世界以痛吻我,要我回報以歌。
這凝重的詩句是泰戈爾的。
一個學生發來短信,說她被至愛的人辜負的很慘。
她寫到:"我恨他,因為他讓我恨了這個世界!"
我忙把泰戈爾的這兩句詩發給她,並解釋說,如果我們以痛報痛,以恨報恨,甚至無休止地復制、擴大那痛與恨,那我們可就蝕本了。
她痛苦不堪地回復我說:"可是老師,我真的無歌可唱啊!"
是呢,世界不由分說地將那撕心裂肺的痛強加於我,我脆弱的生命,被"痛"的火舌舔舐的體無完膚了,連同我的喉嚨——那歌聲的通道——也即將被舔舐的焦糊了啊!
我曾經是個不會消化痛苦的人,甚至簡直就是個痛苦的"放大器"。
那一年,生活給了我一滴海水,我卻以為整個海洋都被打翻了,於是我的世界也被打翻了,我渾身戰慄,卻哭不出來,仿佛淚已經讓恨烘幹;
後來,生活又給了我一瓢海水,我哭了,卻沒有生出整個海洋被打翻的錯覺;
再後來,生活兜頭潑過來一盆海水,我打了個寒戰,轉而告訴自己,這不過是一盆海水,再兇狂,也淹沒不了岸;
終於有一天,生活打翻了海洋給我看,我悲苦地承受著,卻沒有忘了從這悲苦中擡起頭來,對惦念我的人說:"我沒事兒,真的……"
任何人,都不可能僥倖獲得"痛吻"的豁免權。
"痛吻",是生活強行贈與我們的一件猙獰禮物,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
只是,當我站在今天的風中,回憶那一滴被我解讀成海洋的海水的時候,禁不住發出了哼笑。
好為當年那個渾身戰栗的自己難為情啊!
如果可能,真想將自己送回歲月深處,讓自己怡然倚在那個"一滴海水"事件上灑脫地唱上幾首歌。
從不消化痛苦到消化痛苦,這一個比一個更深的悲戚的足跡,記錄一個人真正長大的過程。
世界以痛吻我,要我回報以歌。
說著話的人是個被上帝親吻過歌喉的偉大歌者,他以自己的靈魂歌唱。
而拙於歌唱的我們,願不願意活在自己如歌的心情之中呢——不因"痛吻"的猙獰而貶抑了整個世界;
學會將那個精神的自我送到一個更高的樓臺上,去俯瞰今天那個被負面事件包圍了的自我;不虐待自我,始終對自我保持深度好感;
相信歌聲的力量,相信明快的音符裏住著主宰明天的神;試著教自己說:拿出勇氣去改變那能夠改變的,拿出胸懷去接受那不能改變的,拿出智慧去區分這兩者。
不僅僅是如歌的心情,我們甚至還可以奉上自己的"行為藝術"啊!
永記那年夏天,我和妹妹外出遇到冰雹,我們慌忙學著別人的樣子脫掉外衣,卻不約而同地去對方頭上遮擋……
世界"痛吻"著太多的人,但你想到分擔別人的痛苦的時候,你自己的痛苦就會神奇地減淡。
盼著自己能夠說:世界以痛吻我,我要回報以歌!
世界以痛吻我 - 雁月菊蚕 - 流淚的風……
世界以痛吻我 - 雁月菊蚕 - 流淚的風……
世界以痛吻我 - 雁月菊蚕 - 流淚的風……
  评论这张
 
阅读(45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